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10-08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不久前,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强调,其领导下的联储当前第一要务是保持金融市场的稳定性,而求增长并不在今年议题范围之内。另外,尽管奥巴马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救市措施,但这些救市措施,或说稳定人心的措施,并不会在短期内立竿见影。

  对比前后官方及市场对复苏时机的预测,有很大不同。2009年1月,大部分分析师都期待市场最早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复苏。然而,随着银行问题日渐突出,预期下半年经济好转的声音,几乎已经消弭了。

  伯南克指出,问题的关键在于金融环境较差,使得普通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刺激作用不明显。似乎还进入了一种死循环:日渐糟糕的金融环境,使得市场信心加速下挫,企业资金缺口也不断加大,这又恶化着信用市场,反过来又给金融环境改善增加了难度。

  而问题真正化解之道,在于强有力的财政政策,这是纳税人不愿意但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。不过,即使政府使用了更有力的财政手段,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完全修复也需要数年时间,也就是金融市场恢复至少需要两到三年。

  如今,美国人的神经都系在了一些摇摇欲坠的大银行身上,需要获得足够融资。如果不行,美国政府则会被迫增加持股比例,即开始所谓的国有化进程。

  这个过程中,政府如何帮助银行处理“有毒资产”极具争议。目前看来,政府帮助银行有三种方式:政府保险或担保甚至以贷款等方式注资,设立专门银行购买“有毒资产”,以及将银行国有化。

  第一种方式现在已被证明不可行。我们看到,即使政府能够并愿意拿出那么多资金为银行注资,但被注资银行并不会因此就放宽贷款条件。这对致力于扩大市场流动性和改善市场信贷环境的政府来说,无异于拿一大笔钱打水漂。

  因此,那么就只有设立专门银行购买“有毒资产”或干脆把银行国有化。前者在英国比较受欢迎。但这还只是银行清理“有毒资产”的开始,关键问题是银行资本是否充足,并能应付可能面临的损失。

  第二种方案还有一大难点:对有毒资产定价。一方面,政府不能以高价买入“有毒资产”,这相当于所有成本都转嫁到了纳税人头上;另一方面,政府如果出价过低,就不能达到有效解救银行的初衷,而面临更大的偿付困境。

  政府到底该如何救银行呢?一方面政府出于道德考量,另一方面政府担心多出一个天文数字的负债来,因此,最可能的情况就是第三种方案,将银行国有化,政府增加对银行的持股比例。

  最近美国政府披露的救市计划中,就包含一个规模为5000亿美元的政府和私人共同出资的合作基金,专门用来吸收银行部门的“有毒资产”,该计划还可能最大扩至1万亿美元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直接可将“有毒资产”从银行资产负债表中抹去,增加银行间的互信,帮助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恢复,从而带动整个市场流动性的恢复。

  然而,这可能只是眼下情形,未来银行被政府接管可能无法避免。英国政府将苏格兰皇家银行50亿英镑的优先股转为普通股后,持股比例达到了70%的绝对控股地位。相信,美国政府离这一天也不会太远。

  “尽管前景晦暗,但大银行还没有到 ‘zombies’的地步。”伯南克在2月24日谈到当前银行困境时说。广东鹰坛图库。“zombies”是指一些古老部落信奉的蛇神或巫毒,上世纪90年代,日本经济“失去的10年”中,人们开始用“zombies”来形容日本银行,这一用法流行于当今。

  伯南克主动提到“zombies” 表明“有毒资产”的“黑洞”实在太大,还难以衡量,因此政府无法对症下药,对其定价就更天方夜谭了。因此,摆在监管层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就是国有化。

  伯南克宣称,“我们不再单纯给予这些银行资金支持让它们做想做的事,它们必须接受政府的指导,接受任何激烈的改变方式,最快找回盈利的感觉。”

  拒绝国有化,却行国有化之实。伯南克一口咬定国有化得不偿失,认为国有化有损公民权并会滋长不公正现象,但却承认银行需要更强有力的监管。

  部分分析师认为,联储以及政府对接管银行如此避讳,从侧面恰恰反映了上述压力。如果他们能像法国当年在对银行国有化那样,危机之后,银行再重新私有化,也未尝不是一个解决困境的办法。

  许多专家认为,国有化能够真正扭转当前市场的颓势。美国政府已经为主要银行注资数百亿美元,光是美国银行和花旗银行两家,就通过购买非普通股形式注资900亿美元。

  康涅狄格大学法律学院银行与证券系的教授帕特丽夏·麦考伊指出:“其实当政府在买入股票时,国有化已经开始了。一旦情况超出控制范围,他们会实施更强硬的措施。在国有化模式中,联邦政府在确定银行无法自主生存时开始接管银行,银行被接管和破产是两种唯一的结果,没有必要大惊小怪。”

  不过,银行在被接管之后,政府可以选择出售其不良贷款,也可以选择拆分银行并分别出售其业务。麦考伊强调,“当政府决定接管一个银行时,他们也不可能管理太久,应该会很快又交还到私人手中。政府还可以通过购入定向发行的股票,取得多数控股地位,类似英国政府持有苏格兰皇家银行70%的股份一样。”政府不会直接去管理公司,只不过是帮公司换一个管理团队而已。

  银行国有化,成了全球的焦点。股票市场、银行管理团队都产生强烈反应。因为国有化结果首先就是股票大幅贬值,然后引领金融股及其他相关板块集体跳水。所以,股市投资者并不希望银行实行国有化。而存款人并不受影响,因为有联邦存款保险作保障,银行分支机构也会照常运营。比较而言,企业借款人则会被严格限制。

  银行家协会认为,国有化会损害金融部门,使信贷环境更加恶化,还会降低公众信心。如果政府一味纠缠在是否国有化问题上,那么投资者只能冷眼旁观,对市场恢复同样没有好处。而美国银行则宣称,自己完全可以处理 “有毒资产”问题,并声明,对国有化的猜测并不了解该行。

  而高盛公司前银行家、新当选康州国会议员吉姆·海姆斯认为,现在政府插手银行事务已经刻不容缓。“无论我们喜欢与否,联邦政府都已经成了金融体系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但在干预的同时,注意不要把政治因素带入这些机构的管理当中就好了。”

曾道人开奖结果官网| 彩霸王| 118图库| 天机子高手论坛| 4749铁算盘| 即时开奖现场报码| 开奖记录| 救世网| 六肖藏宝图| 0149香港王中王| 168开奖备用| 金光佛| 摇钱树高手坛| 白小姐的马报图| 天下彩老钱庄|